第一卷 黃金時代 05

严岳点了点那个物件:“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鹿谨言没再说话,只是微微抿着嘴、蹙着眉。

严岳笑了笑,耐心地告诉他:“这是个定时炸弹,倒计时的周期是一年——如果我到时间没去委员会报道;又或者我报道了,但体检没有过关——它就会引爆。就这个小玩意儿,,它引爆时等于一吨TNT当量,,如果它在这里引爆了——轰——这栋楼,这里的一切都会消失。”

鹿谨言问他:“为什么?”他伸出手,迟疑地在半空中顿了顿,修长的手指似乎想要碰一碰那枚精致的凶器,却最后还是颓然地收了回去,在身侧握紧成拳。他朝着严岳努了努嘴:“为什么要在身上弄那种东西?”

他紧紧地拧着眉头,看上去思考得非常费劲。过了很久,鹿谨言才终于人如其名,以谨慎的语气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现在……嗯……我是说,现在世道变了,Omega掌权,大家看起来过得都不错。为什么要在你们身上安装这种东西?”他大概是终于迟来一步地察觉到现在的气氛不太对,于是抖着小机灵,努力地想要和缓,说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还怕你们不上赶着去求操啊……”他说完,自己都讪讪地笑起来。

严岳捏着皱在一起的眉心,被鹿谨言折腾得不知道该怒该笑,最后只好继续顺着刚才的话题给他科普:“不是是个Omega就有的,只有‘瞭望者’才有。”

他不愿再继续谈下去,便草草结束道:“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穿一下,我找了套运动服给你。先去一趟生育中心,回来带你买衣服……明天再去登记。”

鹿谨言没问出自己想问的,动了动嘴唇,一副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

严岳把衣服都扔在他怀里:“赶紧换,换完赶紧出门。不然我弄个不带项圈没登记的Alpha,就跟带着个会走路的定时炸弹一样。你可比我身上这个刺激多了。”

生育中心之所以被称为“盒子”,一大原因是建筑的外观——无数的玻璃构成笔管条直的立方体,除了一层大厅之外,上面每一层都被分割成一间一间四四方方的屋子,Alpha们被集中在这里,等待Omega的挑选。

现在隐私注重比严岳刚回来的那几年更完善,基本上最初的挑选都可以在网路上完成,再做出对应的预约就可以了。

严岳去的时候比较早,生育中心外没什么人,一层大厅内只有几个穿着白蓝制服的工作人员。见到他带着鹿谨言进来,全都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架势可谓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了。

他很快被带到贵宾室,过了一会儿,挂着主管胸牌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快步走来。

“严岳先生,”她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熟稔地打招呼,“我们今天凌晨已经接到消息了,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严岳开门见山:“作为‘瞭望者’,我应该不需要走什么程序。毕竟……我早点把事情办完了,大家都轻松。”

女人赶紧点了点头,将一块数据板放在桌子上,双手推到严岳面前。“当然,”她说道,“您理应享受最高权限和最优待遇。其实您根本不必亲自过来,只要您给我们打个电话预约一下,我们带着资料和项圈登门拜访也不是不可以的。麻烦您先把这些填一下。都是流程,然后签个字就可以了。”

严岳垂着眼睛看了看那些文件:“16729号?”

“对。就是这个Alpha之前的编号。”

严岳用把档案里所有的“16729号”都标记出来,将数据板重新推回到女人面前:“这些都改一下。所有的‘16729号’都改成‘鹿谨言’——‘谨言慎行’的‘谨言’。”

“这……”

“有什么不太方便的吗?”

主管如梦初醒般地摇头,紧张地站起来。椅子往后撤的时候在地板上拖拽出尖锐的声响。她把数据板交给跟着自己的下属,低声吩咐道:“赶紧改了。”

等待文档更换的途中严岳陪着鹿谨言在主管的带领下做了例行的体检,又去安全部领项圈。

严岳站在橱窗前,看着里摆放的一片花花绿绿有点选择障碍。他本想叫鹿谨言自己挑,可想一想这玩意儿最后到底要干嘛,就觉得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未免有些恶毒的刻意。他虽然性格称不上好,也不是多么良善之辈,到底也无意往他人伤口上撒盐的爱好。

他正打算随便挑一个了事,却突然听到鹿谨言在他身边开了口。

“给我拿第三排左边数第五个,红的那个。”

严岳有点诧异地看了鹿谨言一眼。

Alpha穿着他的运动服,是个卡肩卡裆、短手短脚的可笑模样。鹿谨言从他家出来就没再说话,进了生育中心更是连那股若有若无围着他的信息素的都消弭了。严岳想着他之前估计光凭这张嘴在“盒子”里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再加上他皮相不差,恐怕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能有二十三小时不闲着,说到底,还是有点同情的。

他不打算要求鹿谨言做什么,也不打算逼迫他说什么。现在鹿谨言总归是“他的Alpha”,严岳还是本能地想要护着他的。

现在鹿谨言突然自己挑项圈,语气还偏偏听不出什么问题来——严岳微眯了眼,生怕一不留神鹿谨言就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可直到项圈被交到了他手里,鹿谨言都没再说话。Alpha不但不闹妖,甚至还在他面前微微低下头,把脖子凑到他跟前。

鹿谨言挑的项圈是深红色的,上面还横着两道黑色的条纹。正中间的位置有个金属环,按照“条例”,如果以后严岳带他出门,是要在这个环上挂链子的。

严岳想一想那个画面,眉头就不由得皱得更紧。

偏偏鹿谨言还大爷一样,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朝着他挑衅般地扬了扬下巴。

“你还等着什么呢?我脖子都伸你跟前了你还够不着啊?不过也是,你说一个Omega长这么高干什么,长高了在我跟前还是个矬子。唉,我还是喜欢身高不到一米七五的那——”

严岳好不容易软了点的心重新包上铁镀上钢,两只手抓着项圈往鹿谨言脖子上一扣。

“咔哒”。

项圈被扣上之后开始自动调整,鹿谨言咧着嘴“嘶”了一声,想来是两根电极刺扎进脖子的时候有点疼。

他本来皮肤就白,现在被那条两指宽的项圈一衬,便越发有些皎洁的味道了。Alpha活动着脖子,整了整头发,略垂下眼对上严岳的目光,突然笑了笑。

那笑容倒是难得的不欠揍也不讨人厌。

鹿谨言就一直带着那种笑把链子另一端的手握带套在了严岳的手腕上。他睫毛浓密曼长,被灯光投下浓重的阴影;嘴角的笑带着点莫名的深意,似是宽容。

严岳被他笑得发毛,但又一时半会儿间想不出什么解释。干脆就又把链子往手腕上绕了几圈,牵着他往办公区走去。

改好的文件签得很顺利。半个小时后,严岳得到了一张电子卡,用于三个工作日内去进行登记——到时候鹿谨言就会真正成为他合法的所有物了。

他被主管拉着象征意义地牵着鹿谨言在盒子里面溜达了一圈——严岳觉得这程序莫名其妙,但那女人一直在他身边强调说这有助于给其他的Alpha们做个“榜样”,告诉他们要是积极配合的话,也是有希望被“蜂后”挑走的。

严岳逛到第九层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纠正道:“我不是‘蜂后’,我也没有来过你们这儿——至于鹿谨言么……纯属我遛个弯儿就捡到了。当然,也不能排除协会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计划’,妳说对吧?”

主管没答话,只是恭谨地赔笑。

眼看着就要去第十层,严岳打了个呵欠:“就没必要都看了吧?我也不打算带着他旧地重游了。我看要是没什么事儿,今天就到这里吧。”

主管先是一愣,又很快点头道:“当然,全看您的安排。”

“那就这样吧。”严岳也跟着她那职业性的笑容扯了扯嘴角,伸出手:“握个手?”

主管没有动。

那张妆容精致、表情得体的漂亮脸蛋上,终于有了点正常的、非制式的表情。严岳看得真切,对方黑幽幽的美丽眸子里滑过恐惧和厌恶,涂着口红的薄唇笑意僵硬。

他收回手。

“得嘞,回见——算了,我觉得也没时候见了。”

严岳离开生育中心的时候走得有点急。他甚至忘了自己还牵着个Alpha,鹿谨言穿他的衣服别别扭扭,跟着走了一段之后干脆拽着链子的另一端往后一扯。

严岳没站稳,就这么向后跌进了他怀里。

“你他妈——”从刚才就积攒的情绪终于爆发,严岳简直烦透了鹿谨言。如果不是这个Alpha,他根本不用离开自己那个落满灰尘的小圈子,离开那些无知的、宽容的人,去接触厌恶他、恐惧他的知情者。

他的手落到鹿谨言的手里,青年的手刚好比他大一圈,能牢牢托住他,再手腕一转,就把他的手握紧,十指相扣;也能叫他未出口的怒骂梗在了喉咙里。

“握个手?”鹿谨言在他身后低声道:“我跟你说,Omega都喜欢被我这么握着手。我试过好多次了,都很有效。”

严岳没有转身,却回应着鹿谨言的力道,紧紧地抓握了回去。他的身体素质不比常人,如果他想,他的手指能把青年修长的指骨轻易碾碎;他小心地、克制地,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给予了自己最大限度的回应。

“你他妈的……”他咬着后槽牙往外挤出字句:“你他妈可能真的脑子有坑……”

“嗨,那你说怎么办?”鹿谨言在他背上推了一把:“我都说了要对你负责了。虽然最开始算你强买强卖吧,但是我也不能退货是不是?不是我说你能不能赶紧走啊,就你这矬子身高,我现在浑身上下没一个地儿舒服的。赶紧的,说好了买衣服呢?”

严岳自从遇到鹿谨言之后,一颗心就没从过山车上下来过。

剁碎了鹿谨言没什么损失,他甚至不需要付出太多代价。最多交点罚款,撑死了再滚回去当个五年十年倒霉催的瞭望者。

他没好气地拽着链子往前一扯,遛狗一样地把鹿谨言牵上了车。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