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黃金時代 07

大概是从遇到鹿谨言之后就没发生过一件好事儿,以至于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严岳过得异常顺利。他带着鹿谨言继续一条龙地登记办手续和相关事宜,自己还顺便去委员会那边做了个体检,赶在快到日子的时候更换了胸前嵌着的定时炸弹。

这几天真的太顺利,再加上严岳也是从退役之后就混吃等死惯了——终于办完那些繁冗的程式之后,他特地吃了安眠药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睡了一整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多了二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沐宸的。

他在睡多了之后的晕晕乎乎里抓着手机,单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答应沐宸开完会之后带他在周边玩一玩的。算一算日子,沐宸开完会的第二天,恰好就是他睡了一整天的时候。

沐宸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你不会被Alpha剁了吧?

还跟着两个皱着眉头的小人儿。

严岳一个头三个大,仰躺在床上给沐宸回电话,先是道歉,又赶紧问了问沐宸之后的行程安排,得知对方今晚就要回去,便只能再约个便饭。

沐宸大概也是刚睡醒,声音还有点哑,半带着调侃问他“是不是得牵着家属一起”。

严岳下意识就想回答“没有”,可仔细一想,把鹿谨言一个人扔在家里,好像也不是什么万全之策。他一想自己又要带着鹿谨言出门,就开始脑袋疼,连起床洗漱的动力都消失殆尽了。

他难得安眠,如今几天来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放松下来,竟然又浑浑噩噩地半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严岳便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的脸——黏黏糊糊的口水糊住他的眼睫,挂在他的鼻梁和嘴唇上。他顺着摸过去,摸到一手坚硬滑腻的鳞片。

严岳浑身一抖,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如坠冰窟。

他看到橙红色的天幕,灰色的巨大卫星在浓雾后半隐半现。他正躺在一小片碎石堆里。一只暴掠兽就蹲在他身边,背脊两侧延伸出的尖锐节肢状棘刺正颤巍巍地指着他,口水顺着张大的嘴角淌了一地,酸蚀性的体液浇出一道道白烟。

严岳瞪大了眼睛,浑身僵硬,一动也不能动。

暴掠兽转了转头,整齐地排列在吻部两侧的三对金瞳看向他,咧嘴露出狰狞的笑。

棘刺对着他的眼睛扎来。

最后的视觉残像中,领主们在成群结队的掠食蝗护卫下,朝着远方飞去。在那片黑暗的、荒芜的宇宙尽头,是一颗孤零零的湛蓝星球……

“……我操,你他妈干嘛呢?”在一片腥红爆开的同时,有个模糊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你叫啥来着……对了。严岳——严岳你干嘛呢?你给我醒醒!”

是鹿谨言。

意识反馈比身体反馈更快,严岳在半睡半醒之间皱了皱眉,猩红缓慢地从脑中褪去。

严岳睁开眼,喘息着对上鹿谨言的视线。

鹿谨言一屁股坐在床边,搂着男人的腰把他抱在自己怀里,像是摇元宵一样前后晃动手臂,晃得本来就被噩梦惊醒的严岳头晕眼花,几欲呕吐。偏偏鹿谨言还一点都不懂得体谅地边晃边说:“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你刚才一直在惨叫你知不知道?你看还好我进来了吧!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鹿谨言把严岳摁在自己肩膀上,动作粗暴地捋他的头发;严岳只觉得头皮麻了两下,偏头一看,果不其然被鹿谨言拽下了好几根头发。

鹿谨言抱了他好一会儿,又是捋头发又是拍背,动作生硬又公式化。严岳依旧处于被半魇着不魇着的样子,被鹿谨言抱得不舒服,“安抚”得也不舒服,可到底还是没有推开青年。

“行了,”鹿谨言大概终于是自我感动够了,便又拍了拍严岳的后背,“赖够了就赶紧起来,好好的早饭都被快被你磨蹭成晚饭了。

严岳在他怀里动了动,越过鹿谨言的肩膀去看窗外,才发现落地窗的遮光帘被拉上了。隔着一层青灰色的布料,光线昏暗得不真切。严岳皱起眉,不记得自己睡前把遮光帘给拉上了。

鹿谨言觉察到他的动作,便也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道:“别感动,我中间进来的时候帮你拉上了。”语气之间是满溢的邀功。

严岳嘴角抽动:“你有拉窗帘的时候干嘛不叫我?”

“你那个时候睡得猪一样,我怎么叫你?”鹿谨言理所当然地说:“你说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难伺候?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Omega!”他扶着严岳的肩膀把他放到床上,站起来去拉窗帘——金灿灿的阳光温暖地洒了一屋子。“赶紧起来,早饭也别吃了——我想想中午做点什么喂你得了。”

严岳心思一动,对过去几天稍作回想,看着鹿谨言准备出去的背影问道:“你……你好像还挺会做饭的是吧?”

“是啊,怎么了?”鹿谨言回过头跟他说:“我什么都会。”

这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他不必把鹿谨言放出去丢人现眼,也能多多少少叫沐宸有些被重视的感觉。严岳自觉这做法相当漂亮,便给沐宸打了个电话:“中午来我家吃吧?”

沐宸那边有汽车鸣笛的声音和熙熙攘攘的人声:“啊?去你家吃?算了吧,我还想多活两年。”

严岳脸上一烫,看着鹿谨言已经带上门出去了,才压低了声音道:“不是我做。”

“岳哥你咋了?你不是真的被Alpha那啥傻了吧?去你家里吃外卖还不如出来吃呢。”

“不是叫外卖。”严岳告诉他:“反正你来就是了。”

“哦……”沐宸拉长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几乎是惊叫起来:“不是吧?你叫你捡的那个Alpha做饭啊?他还有这新鲜技能呢?”

严岳翻了个白眼,语气倒是依旧如常:“是啊,新鲜吧?”

“成,那我必须得捧场了——我说你对他够好的啊,这么宠他。”沐宸说道:“得了,那我这就叫车过去,估计有个二十分钟就到了。你等着给我开门吧。”

挂了电话,严岳起床出屋,对着在厨房折腾的Alpha道:“你今天准备做什么?”

鹿谨言端着个大玻璃碗出来,垂着眼也不看他,一边打鸡蛋一边做汇报:“糖醋排骨、芹菜炒肉、香菇油菜和鸡蛋黄瓜油条汤。”

严岳跟他说:“我一会儿有个朋友要过来吃饭,你多加两个菜吧。对了,你刚才说‘鸡蛋黄瓜油条汤’——哪儿来的油条?”

“我早上给你炸了啊,结果你睡到现在。油条凉了没法儿吃,扔了喂狗又浪费,干脆就做汤了。那还做啥?你说吧。反正都买了什么菜你也知道。”

严岳有些肃然起敬:“你……你连炸油条都会啊。那就再做个羊肉?羊肉萝卜?嗯……干煸豆角?这俩你会吗?”

Alpha完全不克制脸上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仿佛终于找到了一点儿当大爷的感觉,翻了个白眼,理都不理严岳,转身进了厨房还顺手把门锁上了。

等严岳洗漱完毕换了套衣服再出来,之前买的草莓已经洗干净还摘了蒂,红艳艳水灵灵地摆了一盘放在茶几上。严岳拿了一个塞进嘴里,清甜微酸的味道从他舌尖上轻巧地跳了过去。他看了看厨房的方向,第一次觉得这个空荡荡的房子里,稍微除了灰尘的味道之外,还多了点儿别的东西。

沐宸是卡着点儿来的,正好距离他和严岳打完电话整二十分钟。他两只手抱着个箱子,脸上带着些狡黠和调侃,站在门口儿扯着脖子,踮了脚试图越过严岳的肩膀往屋里看了看。然后一咧嘴,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严岳怀里。

那箱子看着大,但其实并不沉。严岳晃了晃,听到点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把沐宸让进来,翻出一次性拖鞋给他。“这是什么东西?”严岳好奇道:“你前几次过来的时候两手空着跟个爷似的,怎么今天想着带东西给我?”

“哦,你说那个啊,”沐宸弯腰换鞋,“方便面嘛——各种口味的都有,尤其是你自己最喜欢的鲜虾鱼板面,我给你买了十包,还有好几种新口味。万一到时候你养着的这条小种狗做东西难以下咽,我还不至于可怜兮兮地空着肚子上飞机等机餐。”

严岳白了他一眼:“那你怎么不自己带着外卖过来啊?”

沐宸笑嘻嘻地跟在严岳屁股后面去洗手,一边往手上挤洗手液一边说:“我路过你们小区门口披萨店的时候倒是想呢,又觉得我要这么明目张胆,万一你那小种狗不高兴了怎么办。咱们岳哥这么护短儿,我可不敢惹,也惹不起。”

严岳提醒他:“那天晚上你还叫人家狼崽子,怎么这么快就变了口风?”

“嗨,这不是看事实说话嘛。他要是这几天真的剁了你我还能敬他是个宁折不弯的Alpha。你是不知道,我这两天会都开得提心吊胆,每隔五分钟看一次内线频道,每隔十分钟刷一次热点新闻。结果呢,一切顺利,也就头些天那个姓谢的傻逼在商场被你搞了,天下太平嘛。”

“你说那事儿。”严岳想了想才对上号。鹿谨言在商场里用信息素震倒了一片人的事情第二天就见了报,不过大家看到的都是美化版:前瞭望者被无知的Beta冲撞,一再挑衅底线,才不得已出手加以威慑。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全像是做好了统一口径般,最多就是提了一句这位前瞭望者之所以会去商场,是要给自己的Alpha买点生活用品。主流媒体们更是开辟了版面,专门来对他愿意叫Alpha标记自己,并且从生育中心领走了一个Alpha这件事铺天盖地地大肆报道,几乎到了“歌功颂德”的地步,再话里话外地渲染了一下:Alpha的权利一直受到保护,只要“蜂后”们自发自愿,那么生育中心肯定也不会吝啬放飞这些“雄蜂”回归社会。

严岳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嗤笑了一声,道:“那种场面我可搞不出来。再说了,我要是真的做了……版面能这么好看?沐宸,你好歹也是在委员会里干活的——动动脑子想一想,你觉得真正动手的是谁?”

沐宸先是眨了眨眼睛,有点疑惑地样子,可很快脸色就僵住了。男人不可置信地爆出一句粗口:“我操……不是吧?他……他难道没戴着项圈?”

“想什么呢?我把人从‘盒子’里带出来,能不给他配项圈?”

“那……这不可能啊……总不会是项圈坏了吧?那里面设定的电击值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沐宸喃喃道:“他……他为什么啊?他想护着你?Alpha的生理本能?领地意识?”

严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给沐宸倒了杯水,和他在沙发上坐着等吃饭。过了一会儿他才跟沐宸说:“我觉得他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太一样,我还得再观察观察。”

沐宸皱眉:“是不是……委员会又打算干点儿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我这两天也想了想,我不觉得我还有什么值得被阴的地方。”严岳说道:“回来的瞭望者虽然少,但是绝不止我一个。且不说大家性格上都有差别,难道委员会要叫退役的瞭望者全都去‘偶遇’个Alpha吗?你别忘了,我身上可是有‘那个东西’的,委员会没必要特地靠Alpha来控制我;更何况要是委员会真想在找我干点儿什么事儿,也没必要等五年吧?可你说要是不打算找我……得,我还是直接说,这要是不打算阴我……不提了。我现在也就这样儿了——好,好不到哪里去;坏,坏不到哪里去。得过且过吧。”

沐宸拧着眉,面色凝重,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他动了动嘴,还打算再说这些什么,鹿谨言却打开了厨房门,端着菜出来了。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