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黃金時代 11

微风轻盈地撩起纱质的窗帘,把细碎的阳光让进客厅。

鹿谨言艰难地蠕动着,自顾自地爬起来,中间几次较劲不对,牵动了伤口,又或者断骨戳到了内脏。他咬着嘴唇分散注意力,冷汗从额角渗出来,沿着脸颊涔涔而下,可他不出声、不叫痛、不呻吟。他失败了一次,但还是坐了起来,靠着墙倚在那一片光晕里。

严岳先缓过神来,转过头看了一眼沐宸——果不其然,沐宸也正在看他,那双桃花眼里映出严岳的尴尬窘迫。

沐宸对着严岳翻了一个算不上是白眼的白眼,又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看来是打算随便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

但严岳觉得,现在就算是沐宸,应该也说不出什么花儿来。

沐宸不愧是严岳多年的知交好友,沐宸没叫严岳失望。

沐宸摊开双手,耸了耸肩:“那个……不管之前啊,现在盘古已经研发到第八代了。”

严岳:“……”

所幸的是,就在客厅里三个人彼此都很尴尬——确切点说,是Omega和Beta很尴尬,Alpha不太清楚尴不尴尬的时候,直升飞机螺旋桨的噪音从远处传来。

被鹿谨言这么一折腾,最初打算把他留下的善意算是彻底泡汤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严岳又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他明确地知道已经在陷在一片泥沼里了,那多个人陪他也没什么不好,能叫他获得种畸形的满足感。

他有了主意,便往前走了两步,一弯腰把鹿谨言打横抱了起来。

“我操!不是……你他……你干嘛啊?!你先把我放下来!”鹿谨言在他怀里挣动起来,刚才被打成那样都没有露出半点惶然的脸孔上,此时红红白白,不知道是羞窘的成分多,还是尴尬的成分多。他扭来扭去,全然不顾自己折断的肋骨和扎进身体里的碎玻璃:“你这么抱着我,给外人看到算什么样子——”

他一慌,严岳的心情就稍微好了点儿,抱着他掂了掂:“闭嘴。”

此时直升飞机已经离得近了,就连鹿谨言和沐宸也听到了那阵气流声。Alpha挣扎得更厉害,几下便牵动了伤口,一边发出吃痛的吸气声,一边尝试用手去扒拉严岳的手指。他结结巴巴、支支吾吾:“你……你把我放下来!这马上……马上就有人来接你了!你好歹算个人物吧?你是个人物吧?那拉拉扯扯搂搂抱抱腻腻歪歪的成何体统!”

严岳:“哦……我不在乎。”

沐宸在一边看着,憋着笑问严岳:“你不收拾收拾?”

严岳抱着鹿谨言往门口走:“收拾什么?委员会要的是我,还能不给我把日常用品准备妥当了?放心,估计等到了他们安排的倒霉地方,什么都不缺。”

沐宸跟过来:“那你就这么抱着……”他显然是斟酌了一下词句:“抱着他过去啊?”

“没辙,我不抱着他怎么办?肋骨打断了不止一根,还能让他自己走上直升飞机?”严岳怀里抱着个半残的Alpha,腾不出手开门,便向后让了让,叫沐宸过来帮忙。他用余光瞥了一眼鹿谨言——青年这会儿大概是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无法挣脱。鹿谨言现在换了策略,不再像是条被扔上岸的鱼一样挣来动去,改成用两只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脸,活像只把头埋进沙地中的愚蠢鸵鸟。

现在是工作日的下午,小区里上班族居多,现在下班回来,不是在赶紧把自己闷进浴室里洗去一身疲惫,就是在忙着做饭。直到严岳抱着鹿谨言和沐宸一起钻进了直升飞机,也没有引起什么太大规模的骚动。住在这里的人们大多一辈子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和一个瞭望者做了整整五年的邻居。

也许过那么一段日子,会有人好奇小区里好像熟面孔中少了谁,可具体是谁呢?

也许住在楼上的那对姐妹会好奇——楼下那个不喜欢笑,但是看到她们的时候总能变戏法一样掏出糖来的叔叔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们忙着学习,忙着玩耍,忙着长大……慢慢也就忘了当初那一点点的好奇。

也许住在对门的那个姑娘会琢磨——对面住进来的那个身材高大、她必须要仰着头才能看到的帅哥搬走了吗?她像小兔子一样抽了抽鼻子,她想起来自己在他身上闻到点不一样的味道——是Alpha吗?她说不定会疑惑,也说不定会把这件事在某个下午茶的时间里和自己的知己好友分享,但更多的可能是,她对于这样的事情,睡一觉就忘了。

严岳临上直升飞机之前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住了五年的小区;鹿谨言窝在他怀里气若游丝地呻吟,耳朵红得仿佛能渗出血来。

“你……我求您了……”Alpha听起来都用上了唧唧歪歪的哭腔:“您可快点儿吧。”

严岳看着自己住过的那栋楼,告诉他:“放心,大家都着急吃饭,没人看你。”

“我都求您了……我都说‘您’了……”鹿谨言两只手死死捂着脸,听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扯开嗓子嚎啕自己的窘迫。

严岳看够了自己五年看来的“过往”,不打算再逗鹿谨言,直接抱着青年上了舷梯。可还没等他看清楚直升飞机里面都有谁,也没抱着怀里这好几十公斤的肉找地方坐下,就听到了一个又软又轻的声音——那声音严岳听过一次就忘不了,不但忘不了,还能立刻排斥到产生生理不适的程度。他嘴角还没消下去的微笑变成了抽搐,额角青筋直跳。

那声音道:“岳哥,和你养着的小种狗关系这么好啊。看把人疼的,我都羡慕了。”

沐宸跟在他后面上来,嘴里念叨着“哎呦岳哥你怎么还不坐下”,可等看清楚了直升飞机里面的另一位乘客,立刻就咋咋呼呼地叫唤起来。

“我操!”沐宸替严岳把心里的脏话骂出来:“这逼玩意儿怎么也在?!”

“你嘴不能干净点儿?”又轻又软的声音道:“沐宸啊,你在委员会里也是有身份地位,老大不小的人了,能不能别一张嘴就脏得能把喀索斯那些蛆都引过来?”

严岳抱着鹿谨言,缓慢地扭头——他几乎都能听到自己颈骨扭动时发出的声音。他就知道——委员会要是不阴他一下,协会要是能叫他把日子过舒坦了,联合政府不恶心人了——估计地球都要停转了。

果不其然,秦以歌靠在后排座上,抱着手臂,交叠双腿吗,眯着双水盈盈的凤眼勾着红艳艳的菱唇,正看戏一样地看着他。

严岳:“……”

秦以歌还是那副唇红齿白、顾盼生辉的老样子,非但如此,头发还比几年前更长了些。他举起只手朝着严岳挥了挥:“岳哥,好久不见啊。”那双凤眼向下一瞥,落在鹿谨言身上打了个来回:“这就是你养着的小种狗了?挺可惜的,估计还没腻歪几天吧?一周有吗?不过也没事儿——反正我看出来了,小种狗运气好,遇到岳哥这么一个会疼人的……那我想就算换了个地方,也不耽误岳哥宠他。正好委员会里面的Omega大多数都还单身着,岳哥可以做个表率;你我这样是没办法给全人类的复兴做点贡献了,不过敦促一下其他人优生优育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呀。”

严岳没搭理他,径自走到另一边把鹿谨言放下。现在Alpha已经把手放下来了,一双黑沉沉的眸子转来转去,难掩好奇地抻着脖子往秦以歌的方向看。等看清楚了,便很快收回目光,哼哼唧唧地用半大不小的声音跟严岳说:“没你好看。”

秦以歌听到了,安静片刻后捂着嘴笑起来:“小种狗,你眼瞎了?”他摇摇晃晃从椅子上站起来,浑身就跟没几根骨头一样,七扭八歪地朝着严岳这边走过来。

沐宸看不过去,几步上前,挡在严岳跟前。低声道:“马上就要去基地了,麻烦你回去坐好。”

秦以歌半垂着眼睛哼了一声:“现在Beta都这么胆儿肥了?”但也没继续为难沐宸,自己又那样晃晃悠悠坐回去,在椅子上大爷似的半躺半靠。

沐宸见他消停了,就走到严岳这边,在鹿谨言周围找了个位置坐下,问严岳:“怎么这逼玩意儿也在这儿?”

严岳现在一个头三个大,只觉得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脸拉得驴一样长:“我问谁?”

“总不能以后都要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吧?和他在一个基地里面,我真是浑身难受。”沐宸脸色也不好看:“这也就是在打仗,也就是他是个瞭望者,拥有最高特权——不然我都怀疑他就是个反社会人格,天生缺乏同情心那种,人格障碍。”

严岳把鹿谨言在座位上用安全带固定好,坐在了鹿谨言和沐宸之间:“那怎么办?我那一批的瞭望者一共回来了六个,咱们国家只有我和他,现在既然要征召瞭望者,肯定是要把他也喊回来的。”他看了一眼坐在斜对面似笑非笑一直看着自己的秦以歌,对沐宸道:“我就是没想到,居然他也能跟我住在一个城市里,这五年想想真是邪性了。”

鹿谨言扯了扯严岳的袖子,插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给我也讲讲?”他抿了抿嘴,脸颊上闪过点艳色:“我现在什么都听不懂了……就听你俩说相声了。”

严岳在他嘴上拍了一巴掌:“说人话。”

“我操……不是,我是说……你那Beta朋友也满嘴喷粪啊!你干嘛不打他?”鹿谨言大概是的确感觉到了委屈,声音也大了:“你干嘛就……就打我啊?我让着你不还手就算了,可是你打我我也疼啊?谁不是肉长的啊?”

严岳看了看鹿谨言,又看了一眼哭笑不得的沐宸,转过来和Alpha解释:“沐宸现在是特殊情况。你要不是一天到晚都这样我也不打你。”他叹了口气,又在鹿谨言的脑门儿上拍了一巴掌:“而且你以为沐宸像你一样欠揍?你省省吧。”

鹿谨言不说话了。

严岳见他闭嘴,稍微满意了一点,便趁着这一点儿的欣慰给他长话短说:“那边坐着的那个Oemga和我一样也是瞭望者,同期服役——我们那一批咱们国家派过去的只有我们俩活着回来了——就这样。”

“那……那你干嘛和他不对付?”鹿谨言好奇道:“他抢你的Alpha了?勾引你的Alpha也标记他?不对啊……你之前也没被别人标记过啊。”

严岳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想点儿别的?脱离Omega和Alpha的那点儿破事儿。”

鹿谨言还真的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可估计是没想出什么别的,只好岔开话题问别的:“我们是不是要去盘古巨兽驾驶员的训练基地啊?刚才那个Bet……刚才沐先生说都研发到第八代了。”年轻的Alpha认真地、努力地纠正着自己的用词,眼神里带着热切和探寻,从长长的睫毛缝隙中打量着严岳。

只不过很可惜。

严岳告诉他:“我们不去训练基地,现在训练基地根本都不在地球上。我们会直接去委员会那边——你大概能看到盘古,但都是配备好驾驶员的盘古。”他看着鹿谨言眸子里的那一点点微光渐次黯下去,便不觉地有些于心不忍,但又无可奈何。严岳伸出手,在鹿谨言毛绒绒的脑袋上揉了一把。

“等等吧,”他想了一下还是开了口,“等有机会的,我会叫你看到盘古的。”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