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黃金時代 14

鹿谨言被医疗队那边换了身病号服,能隐约看到棉布衣料下打好的夹板。他一只手摁在夹板上,一只手拎着一个硕大布包,看到严岳,脸色就越发难看起来。

可他还没说话,就突然打了个踉跄,几乎是朝着屋子里跌进来,结结实实地撞进严岳怀里,连带着那个沉重的布包一起砸在严岳身上。

白麒跟在鹿谨言后面钻进来。她也换了身轻便的衣服,虽然还罩着件宽大的白袍,但里面却是一身淡粉色的家居服,脚上还踩着双毛茸茸的兔子拖鞋。她两手空空,进严岳的宿舍像是进了自己家,自顾自走到沙发旁边甩掉了拖鞋盘着腿坐了上去,托着腮帮子看着严岳。

严岳把鹿谨言手里的东西接过来,一边扶着Alpha的腰怕他刚接好的骨头再断一次,一边用脚尖把门带上了。

“你怎么……你……你不知检点!”鹿谨言被白麒踹了一脚,扑进严岳怀里的时候恐怕还是抻动了伤口,说话呲牙咧嘴地中气不足。他的口水和呼吸一股脑儿地喷在严岳的肩膀上:“你怎么能浑身上下就围着一块浴巾去开门!”

严岳把鹿谨言弄到沙发上,让他做到白麒身边,自己把那个大布袋子扔在茶几上检查:“衣服都在这里,你让我穿什么?少说话多吃饭,你就不累吗?”他一边说,一边清点东西,末了问白麒:“没有炉灶和锅啊?”

白麒:“有食堂。”

严岳告诉她:“我不吃食堂。”又指了指鹿谨言:“他什么都会,妳给我准备个炉子再弄口锅就行——这件事儿妳办好了,晚上能带着沐宸过来蹭饭。”鹿谨言在被他点名的时候,像是变脸一样,黑如锅底的神态瞬间变得飞扬鲜活,甚至还不顾打着夹板,冲着白麒挺了挺胸。

白麒点了点头,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个对讲机:“给东区住的教官送套能开火的东西来。”

“教官?”

“哦,还没跟你说——”白麒道:“你跟秦以歌先休息一下,一周后上岗。”

“教什么?”

“和你一样的人。番号还没有拟下来,定位也还在最终的商榷。不过算是特种兵吧。”白麒扔给严岳一个便携型投影播放器:“里面存了几段资料,你没事的时候可以看看。如果这次我们要经历‘第三次接触’,那真的打起来了,这支部队的任务就是深入敌后,进行游击作战:偷袭虫巢、干扰领主。”

严岳垂着眼睛看了看手里拿个首饰盒大小的投影播放器,随意拿在手里上下抛了几下才问白麒:“不止这些吧?”

他看着白麒,想从那张几乎和十年前毫无变化的、依旧是十五六岁少女模样的脸孔上读出些有生气的情绪。他看着白麒疏淡的眉,还有眼角微微下坠的杏眼,目光从她洁白的额头落到鲜红小巧的嘴唇上——白麒好看得像是从书画里走出来的。白麒的确是从书画里走出来的。

也许这个基地里,最能担得起“怪物”这个称呼的,不是被改造得基因面目全非、血肉中融合着异族的他和秦以歌,也不是那个从上一时代长眠至今才迟迟醒来的Alpha——真正的怪物就站在他面前。有着“人”的外观,却像最精密的人工智能程式一样思考问题。

白麒也看着他。她眼里没有疑惑,没有困扰。

严岳败下阵来,叹了口气:“白麒,大家好歹是一起长大的情分,事到如今不能给妳岳哥我交个底?我不是从大马路上随便被一个征兵广告骗过来的愣头青。我说句心里话,我不想瞒着妳——就算他们想要点炮灰,觉得‘胜利’就得靠自发自愿的牺牲品去填,至少也得叫我们想得明白吧?”

白麒歪了歪头。

她从沙发上跳下来,踩着那双柔软的兔子拖鞋走到严岳跟前。她脱掉了高跟鞋之后还要更矮一点,是个骨架纤细、身材单薄的样子。她仰着头看着严岳,漂亮的脸是一副完美的肖像画。

“‘共工’。”她吐出两个字,抬起手摁在了严岳胸前,手心虚拢在那枚定时炸弹的上方。“瞭望者身上携带的这个小玩意,只不过有‘共工’千万分之一的威力。你可以把它算是个雏形或者概念;我一直都在做生物编程这方面,这件事整体都不是我在牵头,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共工’的引导无法依靠人工智能,只能手动引导。严岳,创造出来的东西都不太靠谱,多多少少容易出问题,只能靠真正的‘人’去做这件事。你们这支队伍负责引导‘共工’精准打击到领主和巢母。”

严岳:“……”

白麒:“对了,这件事沐宸一直不知道。我没跟他说,你也不要跟他说。他知道了会不高兴。”

严岳:“……”

严岳:“所以说,现在你们要我巴巴地上赶着回来,就是回来送死的?我他妈的……我他妈的就是回来送死的?!”他胸膛剧烈的起伏:“对,我他妈想过,我想过最坏能坏成什么样……可现在,现在妳……就……就只是妳,白麒——妳站在我跟前,告诉我我回来就是来送死的,不但我要送死,我还得教别人怎么送死……妳知道妳在说什么吗?”

“我一开始没打算告诉你,”白麒说道,“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你非要问的。”她这么说的时候,语气平缓,吐字清晰,就好像她站在万众瞩目的演讲台上作报告一样——严岳记得那一次,他快要动身去服役了,沐宸喊他去听那场报告。那年白麒十四岁,做出了可以扰乱暴掠兽声波交流的干扰器。

十四岁的白麒和二十四岁的白麒看起来没什么变化。除了学识,其他各方面都是。

整整十年,她积累的东西越多,她属于“人”的那部分就越少。

十年前的白麒会在严岳走之前搂着他的腰,沉默着不说话;当她抬起脸的时候,她眼底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

十年过去了。

十年后的白麒安静地讲述着别人要面临的生死,她几句话就勾勒出惨烈的牺牲,语气淡漠,好像那些事多么的理所当然。

白麒收回自己的手:“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研究过很多次了。委员会里一直都有声音,我们不该安于现状,更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得反击。严岳,你要坐着等死吗?”

她从严岳身边走过去,走到门口才又对他说:“消化一下这件事,冷静冷静。到时候我来接你。别告诉沐宸,他接了新项目,分心没有意义。我们现在时间紧张,不要节外生枝。”

她走出去,体贴地关上了门。

严岳听着她拖拖拉拉的脚步声慢慢远了,又听着鹿谨言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凑到他身边。

Alpha站在他身后,几乎贴在了他背上,那些温热的吐息轻飘飘地落在他后颈的皮肤上。鹿谨言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把下巴搁在严岳的肩窝里。

鹿谨言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可是信息素的味道柔软地飘出来——腥锈巧妙地发酵,变成了一股闻起来有点奇怪,也有点别别扭扭的腥甜。这味道算不得多好闻,充其量只算是缺少了攻击性,也不那么叫人讨厌而已。

但就是这样的味道,缓慢地在严岳的身边铺陈开,像是蚌缓缓地合拢了自己的壳。

严岳心尖一酸,双腿一软,几乎就这么跪下去。他咬着牙关,一巴掌拍在鹿谨言搂着他的手背上。他这一下没有掌控力道,Alpha白皙的手背上霎时红了一片。鹿谨言也抖了抖,却没有收回手。他固执地抱着严岳,固执地用信息素把严岳裹起来。

“我知道你不会受孕,也没有发情期,”鹿谨言说,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严岳说的话分毫不差地重复出来,“我的信息素对你影响不大——你告诉过我,我记得很清楚。”他抱着严岳,换了个姿势,改成用额头抵着男人的肩窝:“但是我标记过你,我的信息素对你依旧会有影响——我不知道在这个时代会不会有人告诉你:Alpha的信息素能够安抚被自己标记过的Omega。就……操……我他……我他妈的……”

鹿谨言艰难地纠正着自己,还是那种黏黏糊糊、委委屈屈、有点撒娇耍赖的声音。严岳垂着手叫他抱着,浑身的力气被一点一点抽空。他低下头就能看到Alpha红通通的手背,已经有点肿起来的趋势了。

“行了,我知道了。”严岳低声道:“松手,我去给你找点药油——刚才白麒拿过来了。”

鹿谨言依旧没松手。他抱着严岳,甚至抱得更紧了一点。他呼吸有点急促,声音听起来更委屈了——就好像真的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冤枉和伤害那样;严岳能听出来他在努力地平复自己,也在努力地克制情绪。鹿谨言大概是打算闭嘴,也大概终于明白过来,现在这个时局,他早就不同往昔,应该学会安静和缄默。

可鹿谨言失败了。

“就……就聊胜于无吧。”Alpha挣扎着,克制着,到底还是没憋住。给他起名字的人可能会被活活气死,明明希望他“谨言”,到头来还是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

鹿谨言的声音里有挫败,有失望,还有点难以言喻的东西。他听起来有点哑,也有点低沉的味道:“对不起……”他说:“我他妈的对不起你……”

“我他妈承认了……操,我他妈承认了还不行吗……”他听起来仿佛比严岳更悲苦、更挣扎,他听起来几乎是愤恨的:“我他妈承认了……我护不住你……”

“可老子不认!”Alpha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来:“操……一群欠操货……老子他妈不认……操……我他妈就操了……”

严岳被他好容易才控制住一点又开始说两句话不离下三路吵得脑仁发疼,眼前发晕。竟然短暂地没时候去想刚才白麒说的那些缺德话了。

“你——说人话,不会说人话就闭嘴。”严岳嘴上这么说,手却反扭着伸过去,拍了拍鹿谨言毛茸茸的后脑勺。“你别来劲——我现在没心情管你,不代表我不管你。”

鹿谨言抽了抽鼻子。

“我就操……我……”鹿谨言打了个磕巴,干咳了两声。

“严岳,”鹿谨言喊他,“我跟你保证——”

严岳敷衍地点头,疲惫地回答道:“行,你保证,你别再叫我听见你满嘴喷粪了——不然我听见一次打一次你信不信。”

鹿谨言拱在他的肩膀上摇头:“我不是保证这个。”

严岳:“……”

鹿谨言说:“我说了,我承认了我现在护不住你,我承认了。但是这件事我不认。严岳,这件事我不认——你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你相信我,放安心。真的打起来了,我不会让你死……我至少不会叫你死得没意义。”

“哦对了……还有,这事儿和你是不是Omega没关系。”鹿谨言补了一句:“你就是你。”

严岳:“……”

严岳也干咳了两声,用了点力气从鹿谨言怀里挣脱出去:“我……不是……还是你去吧,你赶紧去看看锅送来没有啊。”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