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黃金時代 22

他们来到基地之后,就没再见过沐宸。虽然时间不长,但毕竟是多年知交,沐宸总是能叫严岳多多少少放松些的。

他点开那条信息,有些意外竟然是一份转发的文件。严岳把通讯器放平在手掌上,调出立体投影;可他刚看了几行,眉头便已经皱起。严岳深吸一口气,正准备继续往下看,沐宸的内线通话请求就发了过来。

沐宸的声音急匆匆从耳机里面传出来:“岳哥你一大早不在宿舍在哪儿呢?我刚才过去一趟都没找着你人。”

他不等严岳说话,就继续道:“我刚才给你发的东西你看了没有?”

严岳有些无奈:“我刚看了个开头,现在正准备往下看,你就打过来了……我现在机库这边。我见到虞夕了,虞夕带我……还有鹿谨言过来看看盘古。”

“行……行吧,”沐宸顿了一下,“既然你还没看,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我们这边刚得到的消息,‘第九舰队’丢了一艘船。你也知道,现在是敏感时期,我们马上就要转移,提前进入备战状态。我已经找人通知秦以歌了,你也回去赶紧收拾一下——对了,虞夕和你在一起?那正好,省得我单独通知他了;你一会儿赶紧信息共享一下就完了。这次机甲驾驶员也要跟着一起转移,不止咱们,所有人都一样。”

严岳疑惑道:“转移去哪里?”

“我不知道啊,我这边还没接到通知;不过按照这个转移规模可能是去地外——要不然你回头问问白麒,她应该知道。我忙得很,不说了不说了,你一会儿好好看看我传给你的那个文件,这都什么事儿啊。”沐宸那边传来碰倒东西的声音。“我挂了啊,你赶紧的吧。这一天天真是不够折腾的……我才回来几天啊……”

严岳刚想说“你悠着点儿别慌”,可还没等他开口,沐宸就结束了通话。

用沐宸自己的话来说,他是搞短波通讯的。这本来应该很有点战略发展前景,但无奈沐宸生在和平年代,于是就算搞得再怎么大放异彩,也就那么回事。

严岳对于沐宸的工作,一向不怎么关心;他不过问,沐宸也不说——毕竟沐宸也是挂名在委员会下面的,严岳之前总觉得问多了早晚要出事。

不过现在看来,沐宸倒是更有可能在做情报相关的工作。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如今这一切已经是和严岳没关系了。更何况严岳满心都是刚才沐宸传来的那份文件,也再分不出精力去考虑别的。

他飞快地把刚才看过的内容又过了一遍,确定自己没什么看漏的才急匆匆继续往下看去。那份文件其实不长,他只花了两三分钟就看完了。文件里面提到了个人名,严岳有耳闻;对方这几年声名鹊起,就连严岳这种不关心时事的都对这个名字混了个“脸熟”。

“说了什么?”鹿谨言凑过来,带着点好奇地问他:“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严岳把托着通讯器的手伸到鹿谨言跟前:“你好奇就自己看吧。”

鹿谨言看着通讯器上弹出来的投影,却没有立刻去看,而是反问他道:“我直接看?你这会儿倒不怕我不消停给你惹事了?”

严岳满心都是文件上面说的事情,敷衍地摇了摇头:“再说吧……你看不看,不看我就关上了。”说着就要把手收回来。

鹿谨言抢在严岳收手之前不轻不重地握住了男人的手腕:“别闹……”他安静下来,开始认真地看那份文件。严岳看着他的侧脸,鹿谨言专注起来的样子有种迫人的英俊。

鹿谨言看了几行,突然脸色一变。不等严岳问什么,便主动开了口:“‘伏羲’级的战列舰……舰长足足有五千米,有着‘天空之城’的称号——它们在服役期间打出过‘空中堡垒’的噱头,但是很快就被大家发现这只是个噱头。你知道为什么吗?”鹿谨言的话虽然是个问句,可并没有什么疑惑的语气,反而淡淡的,像是在直白地叙述事实。

严岳当然知道其中的因由,但他还是等着鹿谨言继续说完。

“伏羲级战列舰为了搭载那‘引以为傲’的重型轨道炮,必须要牺牲装甲厚度来维持舰身重量不超标。号称可以击碎星辰的东风775型轨道炮的确威力惊人,可惜的是……”鹿谨言看着严岳的眼睛,冷冷地道:“喀索斯虫群的‘爆蝇’——收割者的变种,速度快、浑身的体液都是强酸。只要数量够多就能在伏羲级战列舰蓄能完成之间把它炸得四分五裂。而且由于东风775要求的能量太大,就算观测到了有大群爆蝇过来又能怎么样呢?跑的余地都没有。”

鹿谨言闭上了嘴,青年把薄唇紧紧抿做一条线,咬肌紧绷,明显在极力克制着。

“你……”严岳迟疑了一下:“你好像对于战列舰的事情也很了解。”

鹿谨言嗤笑了一声,他别过脸,把目光从严岳的脸上移开,看向一边。“我当然了解了,”他说这几个字的时候一字一顿,每个字都咬牙切齿地自唇舌间挤出来,“我父亲就是伏羲级战列舰的舰长,他就是被这么撞下来的。”

严岳愕然地看着鹿谨言。

可还没等他想到些安抚的话,便听到鹿谨言又开了口:“当然,他是个人渣,他死了是件好事,我不会觉得难过。你也不用安慰我,没什么好安慰的。”鹿谨言依旧不看他。鹿谨言其实身体控制的很好,可严岳毕竟因改造的缘故异于常人,便能看到青年肩膀细细的颤抖。他先是注意到了这些,便很快就能察觉到鹿谨言话语中的欲盖弥彰。那些隐藏在愤恨和讥诮下的痛苦和伤心是真实的。

“他好歹是死在战场上的,算是死得其所了。”

有那么一瞬间,严岳很想伸出手拍一拍鹿谨言的肩膀,或者摸一把他的脑袋顶。在那个瞬间,严岳从鹿谨言身上看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东西。在那个瞬间,鹿谨言显得一点儿都不混蛋,更谈不上讨厌;鹿谨言就只是个口是心非、梗着脖子自顾自伤心的小混蛋。

只在那一个瞬间。

那是严岳第一次这么直观地看到鹿谨言的伤心。当然,鹿谨言所表达出来的、鹿谨言以为自己隐藏好了的情感也不止有伤心,只不过这一条最为鲜明。

严岳的手在身侧动了动:“你……你们父子关系不好?”他最终还是没有把手抬起来。

鹿谨言没说话。

严岳想了想,岔开了话题:“关于伏羲级战列舰存在的问题你说得不错,但是现在我们也做了一些事:首先便是伏羲级战列舰已经不会单独行动了,全部会配备护航队。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这件事这么紧急的缘故——我们现在和喀索斯文明随时都能打起来,而我们又刚刚和一整支战舰群失去了联络。且不说‘朝晕’上面的舰长是战功卓绝的知名人物,单就这艘战列舰消失的地方来看……距离最近的喀索斯殖民星球只隔了三个星区。并且这次这支战列舰群的首要任务就是戡乱——你明白吗?”

鹿谨言哼了一声:“你们连自己人都怀疑?那你们这个仗可以不用打了,真的内忧外患了。”

严岳听得出Alpha语气里的嘲讽,便反问他:“怎么,你那个时候倒是能大家团结一心?”

“当然不是了,”鹿谨言转过头就看着严岳道,“不然你说我怎么能被冻起来,对不对?”

严岳心思一动,迎上鹿谨言的目光:“你到底是为什么被冻起来的?”

鹿谨言显然是没想到严岳会顺着他的话问下去,这会儿瞪着眼,怔怔地看着严岳。他过了好一会儿,嘴巴动了动刚准备说什么,却被一阵地面的震动打断了。

这震动其实算不上微弱,可严岳环顾四周,周围的人倒是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依旧按部就班地做事。和震动一起传来的,还有些链条滚动的“轧轧”声,严岳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一处依靠山壁耸立、高百余米的大门正在缓缓向两侧滑开,露出里面一片黑洞洞的空间,和机库外明亮的仿日光灯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黑暗中先是伸出了一只巨大的爪子——虽然是人手的结构,但因为末端指节格外尖锐,便只能被归于凶怪的范畴;那只爪子反扣机库大门的边框,像是找到了什么着力点一样微微握紧,下一刻,一张巨大到恐怖的人面便出现在了隐约不清的门内,眼睛的位置亮起两盏幽幽蓝火,宛如鬼魅。

严岳之前没有见过琉璃从机库里出来,更没想到机库里面竟然是一片漆黑、毫无光源,他看着一点点挪出来的琉璃,才发现为了节省空间,琉璃很可能在机库里是以坐姿停放的。也正是拜这种节省空间的停放方式所赐,琉璃挪出机库的动作格外扭曲诡异,肘部和膝部的关节轴承几乎反向,再加上顶着那张悲悯的人面,严岳觉得自己简直是跌进恐怖谷谷底,几乎要生理不适的地步了。

不过很显然,严岳不适,还有人比他更不适。

鹿谨言的哀嚎在他身后炸开,尖锐地划过耳膜:“我操!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鸡巴玩意儿!这他妈是盘古吗我操!你们是不是人造了一个领主出来!我操!为什么啊!这他妈是为了什么啊?!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欠被生殖腔夹脑浆子的全都这么淡定啊!你们是不是都是吃着胎盘长大的啊?!你们就靠这种东西去打虫子吗?!你们是希望直接吓死那群虫子吗?!你们觉得虫子能被吓死吗?!我操!我操!我操!”鹿谨言嚎到最后,已经完全忘记了怎么好好说人话,只剩下满嘴毫无逻辑的脏话,好像这样才能叫他稍微平静一点。

他这幅倒霉样子甚至能让严岳生出些怜悯来,不但下不去手对着那张脸打过去,还得耐着性子和不适感反过来安慰他:“刚才是谁一直口口声声说不会害怕琉璃的。不是……我说你能不能停一停啊,你别叫了——你喊得我脑仁儿疼。我说你喊两句发泄一下就完了,别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的成吗?”

“我操……我他妈的……你他妈的……”鹿谨言一边直勾勾看着琉璃继续从机库里往外挪,一边抬起手拼命往自己胸口上拍,语无伦次道:“我他妈的……不是,你他妈的……就这逼玩意儿……哎呦我操,我他妈到底要说什么来着……不是,我他妈的没想到是这样啊!我从来没见过弄成这逼样的机甲啊!不是,你们现在都什么设计理念啊?!你们自己看着这玩意儿你们睡得着觉吗?啊?!”

严岳捏了捏眉心:“你能不能说人话啊?你别逼我在这里动手啊——咱俩都给对方留点儿脸行吗?不就是稍微……咳咳,稍微面甲构造和别的机甲有点区别嘛,你怎么跟没见过世面一样,丢人现眼的。”他说话间虞夕总算是把琉璃顺利的从机库里挪出来了,这会儿正以跪姿慢慢站起,轴承构件摩擦时发出的泠泠撞击倒很是悦耳。

鹿谨言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好像还准备继续尖叫些什么,可听到这个声音却安静了下来。他微微皱着眉,很用心地听着,直到琉璃站稳了才重新开口:“这架盘古的装甲材质听起来很轻……不太像是金属。金属材质就算再轻也不是这种音色。用的是什么?”

严岳颇为诧异。他对于鹿谨言说驾驶过机甲的话一直都是半信半疑,也从来没想过鹿谨言对机甲的了解竟然如此全面。严岳看了看琉璃,那些深蓝色的涂装上泛着层颇为柔和的光。严岳告诉鹿谨言:“是一种高密度的玻璃。琉璃是现役最轻的机甲,也是现役机甲中唯一使用非金属材质装甲的机甲。琉璃是作为驰援机被设计出来的,现在主要也是负责基地周围的安保工作;而在设计最初,有一些概念是按照九代盘古来构想的,不过最后也是在装甲强度上没有达到预估值才作罢。”

“玻璃?”鹿谨言狐疑地看着眼前的机甲,有点好奇地往前走了两步。他问严岳:“我摸一摸没关系吧?摸一摸盘古也不会缺个零件。”然后他也不等严岳答话,便已经走到了琉璃跟前,踮起脚抬高手臂,摸了摸琉璃的装甲。

鹿谨言摸了摸,扭过头问严岳:“这手感感觉还是金属啊……”

严岳:“……”

严岳叹了口气:“琉璃的脚部护甲有一些金属,毕竟还要安装推进器那些东西。”他捏着自己的眉心问鹿谨言:“不是我说……琉璃有八十多米高……你是觉得你站它脚底下还能摸着小腿是怎么的……你赶紧过来,别一会儿被踩着了。”

鹿谨言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往严岳身边走过去:“他都能开盘古了……要是能踩着我就新鲜了。你跟他关系不错,他没邀请你进去坐坐?你以为王朝之眼是叫着好听的?”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