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黃金時代 23

通讯器响了两声,是虞夕的通话请求。

“你们要不要出去逛逛?”虞夕问他:“我正好要出去,你们想出去转转的话可以坐琉璃走。”

严岳看了一眼鹿谨言,有些迟疑:“带上他一起啊?”

虞夕好像笑了一声,反问道:“那不然呢?”

“哦,好。”严岳道:“那就出去逛逛吧……”他突然想起来刚才沐宸说的事情:“你今天上午还要出去做训练吗?”

“我的上机训练是包括基地外巡逻工作的,事半功倍嘛,”虞夕告诉他,“你想想基地这么大,我在外面溜达也不少时间,和主脑的磨合一直在进行,没必要在局限在基地里。”

严岳这会儿才确定自己掌握了些“超前”的情报。他本能地抗拒着,觉得如果不是个尽人皆知的事情,沐宸实在是没必要专门告诉他知晓;可最开始的抗拒过去了,总还是有些难言的虚荣感和飘飘然。无比矛盾。

他一直想要的东西,他一直想逃离的东西,他排斥和他渴望的——如此矛盾。

这样的认知让严岳悚然。

“严岳?”虞夕的声音传过来:“你还在听吗?”

他如梦初醒,应道:“那好……出去看看也不错。”

琉璃重新跪下来。为了稳定机身的平衡性,琉璃身后的机翼缓缓打开一个钝角,如同翅膀遮住了许多光线,投下一片迷蒙的深蓝。

机甲尖锐的爪子伸到严岳和鹿谨言的跟前,驯顺地打开;而只要严岳抬头,便能看到那种人面高悬在头顶,狰狞鬼魅地悲悯着。

他拽着鹿谨言的手臂走上去,坐在琉璃的手掌里。鹿谨言好奇地摸了摸身下的装甲:“是一整块儿……没有设计掌心炮之类的?也是,估计这个玩意儿设计出来最开始也不是为了打仗的。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和他们的工程师聊一聊,还加上比较好。”

严岳听着,其实没有多少真听进去了,却依旧点点头应了一声。

鹿谨言又说:“现在看看这架机甲是真的小,不过也是——Omega审美么,我理解。你们就喜欢设计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严岳继续点头:“对,是,你说得没错。”

“可惜了……”鹿谨言摇了摇头,声音中难得有些遗憾:“你没有看到过我驾驶的那架盘古。它真的……它很好。你见到它也会这么觉得的。”

严岳完全是不动脑子地顺着他的话反问:“叫什么?”

可鹿谨言没有回答他。

鹿谨言坐在他的身边,像是突然就畏寒了那样向前弓身,抱住了自己曲起来的双腿。黑色的发顺着青年的脸侧落下来,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严岳只能看到鹿谨言的鼻梁和若隐若现的睫毛,然后他听到鹿谨言长吁了一口气。

那甚至算不上是叹息,就好像只是心中憋闷了太久,需要放松一样。可严岳感受到了鹿谨言的失落和难以言说的悲凉,那些情感突如其然地在他的腺体中弥散,缓缓流进脑中。

严岳真切地从标记链中体会到了Alpha的感受,他在这一刻真切地意识到,眼前这个把自己蜷缩起来的青年,是标记过他的Alpha,是会和他余生绑在一起的那个人。在标记形成的那一刻开始,无形的联系就在他们之间产生。

如此看来,Alpha的确是需要被管控的。他们如此危险,生理优势如此鲜明。

可真的只有“生理”么?

他们都是人,彼此影响牵引的,只有“生理”么?

严岳不知道,严岳也不想再想下去。他知道现在时机不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时机才对。

他不想浪费时间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机库的出口不远,而琉璃在几重防线之间的移动速度也远比徒步要快上许多。大概十分钟之后,随着最后一道闸门的打开,他们便已经能看到层峦起伏的苍翠林海。虞夕驾驶着盘古走到一条简易山道上,开始朝着基地的西北方向走去。

依靠着肥沃黑土轻易便能长到十数米高的常绿乔木基本只有琉璃的小腿那么高,和盘古巨兽比起来显得如同野草般纤弱;严岳挪到琉璃手掌的边缘坐下,能清楚地看到这尊机甲每一次落脚都小心地避开了那些无辜的植物。刻意地精准。带着一种杀伐果敢的柔软。

虞夕告诉严岳,现在他们正在基地外围进行巡逻,但毕竟现在地球还算是安全,周围也有其他的驻军,并不需要过多的警觉,基本上午饭前就可以回去。本来这个基地还有另外三架盘古,两架是七代盘古,另外一架则和琉璃同样是八代盘古;不过大概一个月前,那两架七代盘古已经前往了地外训练基地进行装甲强化和火力升级。现在就只剩下一架名叫“静昙”的八代盘古和琉璃做日常交接。

“总的来说,在地外训练基地也是有好处的,可以多看看其他人很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的东西,也算是特权的一种了。”在基地外,虞夕没有再通过内线通讯和严岳交流,而是直接通过琉璃的发声装置说话。他的声音现在经过了电子音的加工,很有些轰鸣的威仪。“不过估计很快我的调令也会下来。瞭望者失联这件事……局势不等人。”

严岳迟疑着。沐宸虽然刚才告诉了他要“信息共享”,可就严岳自己而言,无论是逃避还是心哀,总归是不想亲口把这些事告诉虞夕。可就像虞夕说的那样,时局不等人,最后虞夕总归还是要知道这些事情的。

严岳叹了口气:“应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虞夕一愣:“什么?”

“刚才等你的时候沐宸给了我内线,说‘朝晕’丢了。”严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虞夕:“丢的不止‘朝晕’一艘船,给欧阳寰做护航的一整支护卫舰队也全部联系不上;失联之前应该是做过空间迁跃,最后一次的信号还在分析……得到的消息显示事发地点应该是在6039到6041星域之间,已经离那些虫子非常近了。”

“如果是这一带的话,那么距离最近的瞭望者驻扎的星球也只有三个星区……”虞夕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其实我们都有个舒适圈:就是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母星上,甚至都没有离开过太阳系。在你服役的那几年,我有过一些地外任务,也接触过那些在四线、五线殖民星球上驻扎过的人。那里其实和地球、甚至是太阳系的状态完全不一样。我们的外围星域一直称不上安定,也有反抗军和乱七八糟有组织没组织的武装力量……只不过星际殖民让我们之间距离太远了,联合政府对他们甚至管得懒得管;一旦闹大了舰队或者机甲会直接派遣过去……到时候什么都剩不下。”

鹿谨言轻轻地哼了一声,似乎打算说些什么,严岳赶紧拍了他一下,让他别打断虞夕。

他们遇到了一条蜿蜒着的小河,河边有几只正在饮水的狼——虞夕启动了琉璃的光感面板,进入隐形模式,小心翼翼地从它们头上跨过去。其中一头狼警惕地抖了抖耳朵,可最终还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低下头继续饮水了。

等离那几只狼远了,虞夕才解除了机甲隐形,接着刚才的话题道:“这些事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我刚才倒是突然想起来——我还遇到过一些挺奇怪的本地宗教;你走的第三年,我在355星球上的对手就是一个‘拜神教’……”

严岳皱起眉,心里有些好笑:“是我想的那个……拜神教么?”

“对,就是我们都知道那个……或者说‘那种’拜神教。”虞夕听起来也有点笑意:“他们的战列舰……你知道的,会弄那种特别北欧的涂装。我现在还记得,他们的旗舰叫做‘斯雷普尼尔’,搭载的轨道炮叫做‘冈格尼尔’。”

“那这事儿真不该让你去。”严岳摇了摇头:“不是,这事儿联合政府怎么想的啊?按理说根本轮不到咱们掺和。这种事儿就应该派尤弥尔去嘛,到时候大家一见面,求仁得仁,皆大欢喜。他们要拜神,就让他们好好拜一拜嘛。”

不知道是不是提到了另外的机甲名称刺激到了鹿谨言,青年突然兴致勃勃抬起头,自然而然就接过了话:“他们拜的神是不是就是那个什么……巴德?对不对?我记得他们是姓这个的。瓦尔基里护卫队嘛,有名得很!”

严岳:“……”

严岳:“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鹿谨言大概完全是把虞夕也当成了自己人,几乎是手舞足蹈地跟严岳显摆:“我当然知道了!那个护卫队可有名了!据说一个一个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性Omega,还有严格的血统基因要求,总之就是一水儿的金发碧眼、胸大腰细屁股圆,不但好看还得能打——你别那么看着我行不行啊?我也就是说说,又没有真的和她们发生点儿啥……”

严岳翻了个白眼:“这事儿不用你说——当然了,你要是真有本事能跟那些‘女武神’发生点儿什么,也算厉害了。”

鹿谨言一脸很是肤浅的心向往之,语气也满是憧憬:“我不和你这种没梦想没追求的人一般见识。我跟你有代沟……都说百闻不如一见,真想亲眼看一看那些Omega啊……”

“也说不定,”虞夕的声音响起来,“如果这次去地外集训的话,那没准儿你还真能如愿以偿。”

那天严岳带着鹿谨言,坐在琉璃的手掌中,跟着虞夕踩着绵延林海的边沿巡视。快到中午的时候有一台通体雪白的机甲来和虞夕交接,那架名叫“静昙”的八代盘古和其中的驾驶员会接替虞夕完成下午的工作——按照规定,也是为了保证驾驶员的“使用周期”,除非特殊情况,否则盘古巨兽的驾驶员每日最长上机时间不能超过四小时。如果需要其他的训练,则会在下机后进入模拟舱继续。

静昙要比琉璃的机体稍微大一点,但是走动起来却格外安静——它隐形着过来的,直到距离琉璃十米左右的距离才解除了隐形。尽管严岳已经在琉璃突然停下的时候意识到大概有什么事情会发生,虞夕也听过内线告诉他马上能看到另一台机甲,可真的看得显形在跟前的静昙,严岳还是怔了半晌。

他坐在琉璃的手掌里,抬着头看着遮住了阳光的巨大机甲。静昙的机型设计中规中矩,面甲的部分也很正常,并非琉璃那样的一整块刻意做成人面的金属。从视觉上来说,严岳其实反而觉得眼前这台机甲更叫人舒服些。他正想着,却突然觉得掌心被人挠了挠;严岳一扭头,便看到鹿谨言对着他眨了眨眼,像是有话要说。

鹿谨言挠他那两下不轻不重,如同小动物的爪子那样拉扯到了掌心的皮肉。严岳挑起眉,不知道鹿谨言又要做什么。他看着鹿谨言,足足有半分钟,可鹿谨言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了转眼珠,突然扭过头去看别的地方。不但如此,还用没抓着严岳的那只手臂,胳膊肘支在膝盖上,手撑着下巴,好像真的正在欣赏壮美的大自然景观。

严岳:“……”

现在有个真正意义上的“外人”在,严岳也实在不好意思甩开鹿谨言的手。他觉得自己今天在基地里面制造的八卦已经够多了,也相信人类的本质就是八卦,严岳不想再给那些看热闹的家伙更多茶余饭后的话题。于是只好耐着性子等着虞夕和静昙的驾驶员做交接。

他心有顾忌,一直等到虞夕和那架机甲的驾驶员分别了,在返程的路上走了一会儿后才把手从鹿谨言的手里抽出来。

可还没等严岳说什么,鹿谨言就先开口了。青年凑过来,兴致勃勃地道:“看来现在盘古的设计师也不是都脑子有坑嘛。刚才那架就很有点意思。可惜……就是看着还是太秀气了,气势上弱了点儿。当然了,考虑到都是Omega操刀设计的,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严岳对于机甲的了解全部都止步于琉璃上,一时间接不上话。

鹿谨言自顾自地在那里侃侃而谈:“你看到它后面那个巨大的圆环了吗?应该是外设的散热模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备用动力设施应该也在那里。一般来说,打仗的时候来都是正面对敌,而不管是咱们国家研发的盘古还是其他国家的机甲……总而言之,这些东西的动力设施基本上都在躯干上,也就是机甲的胸口部位。而那台机甲设计了备用动力装置,双动力的话嘛,总归是稳固一点的。就算是正面受损,也不至于坐以待毙。”

“还有,”鹿谨言伸手在自己胸口的位置拍了拍,“你有没有注意到那架盘古的胸甲面板,我跟你打赌……就赌今天谁刷碗——那下面应该是这台机甲的主要武器系统。我没猜错的话估计是火箭弹一类的东西,而且填装的弹头说不定还很有文章:穿甲弹啊、高爆弹头啊、碱性弹头啊这些的。”

严岳还是接不上话,倒是内线收到一条来自虞夕的讯息,告诉他鹿谨言说得没错,顺便还夸了一下鹿谨言对于机甲的了解,说严岳大概要晚上刷碗了。

严岳看着那条内线,突然很想笑。能得到虞夕的确认其实算不得是令他感到意外的事情,在严岳的潜意识里,鹿谨言在关于机甲和喀索斯文明的事情上知道什么偏门的东西都不算是奇怪。不过他还没回复虞夕,虞夕就又发了一条信息给他。

这次的信息是说鹿谨言有个地方说的不对,静昙其实也是单动力系统,机体后外设的巨大圆环上的装甲全部是光能面板,而装甲下就是能源转换装置。

严岳正打算说点什么,却突然看到远处有一群小巧的草食动物从林间轻快地跑过去,很快就消失在漫山遍野的苍翠之间。那些跑过去的小动物叫严岳一下子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他看着那个方向,觉得心里突然变得很空。什么都装不下。

他一直瞪着眼睛,直到眼球有些酸涩才慢慢闭上了眼。那群跑过去的动物,它们叫严岳体察到了蓬勃的生机,继而便从这些生机里后知后觉地产生了一些可惜——如果第三次接触真的开始,那么就会有数以万计、数以百万计千万计的生命被战祸吞噬。

很多生命都会死——不光是人类。

“你见过那些虫子吗?”严岳问道。

虞夕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没有。”他说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于是严岳微微抬眼,便可以把琉璃那张巨大的类人面甲看得清清楚楚。琉璃的样子依旧叫严岳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过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虞夕告诉他,“各种各样的心理准备我都已经做好了。”

一群鸟雀自林间飞起,向着温暖的日光拍打着自己的翅膀。

“严岳,”虞夕的声音被电子音加工得失真,可大抵他语气实在温和平缓,听起来依旧有种诡异的柔软,“你想和我并肩作战吗?”

严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虞夕便也不再问。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