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生日礼物

1、

小美人真的非常会撒娇。

别的不说,就凭他那肤白貌美大眼睛的长相,往大美人跟前一趴,大美人的心就先软了一半;他再眨一眨眼,水汪汪、亮闪闪,大美人就觉得心都要被他眨碎了。

嗲精不可怕,可怕的是长得好看的嗲精。

大美人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温柔刀刀刀割人性命。

2、

小美人这会儿趴在地毯上,抱着大美人的腿和他撒娇。说是抱着腿,其实更像是圈着大美人的脚踝。他不着寸缕,大美人却衣冠楚楚,倒是显得鲜明对比。

大美人没辙没辙地试图和他讲道理:“祖宗,商量一下,您先起来成吗?一会儿嚼嚼就该过来挠你。”

小美人抱着他不撒手:“我要去游乐园嘛!”

大美人低头就能看到小美人脊柱延伸的淡淡轮廓,像是条隐藏在皑皑白雪之下的游蛇。他浑身的血都被蛇的獠牙和信子切割,一半往上、一半向下,各自奔涌。

大美人又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补了一句:不怕嗲精长得好,就怕嗲精会打架。

小美人撒娇不忘擒拿术锁住大美人的关节,大美人又舍不得真跟他怎么样,更加寸步难行。

3、

大美人威逼利诱长达数十分钟之久,终于放弃正常沟通,弯腰拎着小美人的胳膊把他拽起来,一路拖着就往沙发跟前走。

好在他们家客厅被小美人铺满了土味织花地毯,不然怕不是一道蜿蜒血痕连绵不断。

小美人死狗一样抱着他的胳膊任他拖凭他拽,非暴力不合作,变得死沉死沉。大美人虽说是惯会拖死人的,可小美人毕竟又不是真的死人,还得担心磕碰的问题,于是终于到了沙发边,大美人觉得自己仿佛刚跑了个负重越野二十公里。

大美人坐在沙发上喘气,还没喘两声就听到小美人气若游丝委屈巴巴语带哭腔地叽叽歪歪:“好疼啊……”

大美人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搂在怀里卡了看,发现他背上这会儿有点被磨红了。

小美人继续说:“你吹吹嘛……你吹吹我就不疼了。”

大美人目光狰狞嘴角抽搐地往那片红肿上很敷衍地吹了几下。

电话又催命一样地响起来,先生怕不是觉得大美人已经死了。

4、

“现在真的不行,我得开会。”大美人和小美人缓兵之计:“要不明天,明天一早就去,行不行?”

小美人扑腾着两条又白又细的腿:“我就要今天去!”他一副恃宠而骄的缺德样子:“我不要明天去!我就要今天去!”

大美人觉得自己脑仁疼:“今天真不行。”

小美人开始耍无赖:“那你今天就别出门了!”

大美人想了想,妥协道:“那这样,我带着你一起去开会行不行?你在外面等我,看看电影玩玩游戏,对了,你把你那个游戏机带上,我给你找个空会议室让你连着投影仪玩行不行?超大屏幕超高清哦,别提多带劲了。”
小美人似乎动了心,黑沉沉的大眼睛转了转,突然问:“那你什么时候安个家庭影院啊?”

大美人:“……”

大美人:“明天就给您安排行吗祖宗?”

大美人觉得实在等不下去了,再等下去,先生看到他念叨不算,还会带着一群二把手三把手四五六把手,大美人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承担不起被公开处刑的风险。

大美人刚要站起来,就被一把抱住了腰。

小美人眼睛水汪汪的,脸刚好就摆在他大腿之上胸腹之下,当当正正、不偏不倚,小美人像是只小狐狸那样眨了眨眼,奸诈地笑着,低下头咬住了大美人的皮带扣。

5、

如果放在平时,大美人是乐意的。

乐意,特别乐意,非常乐意,格外乐意。

但大美人还是觉得吧,人生在世,脸比命重要,也比脐下三寸重要。

大美人捏着小美人的后颈用了点力,把他拎起来的时候扯掉了他海草一样缠着自己的手臂,迅速站了起来。

大美人整理一下仪容仪表,觉得自己简直是快准稳狠一步到位。他指着小美人点了点,语气难得严肃起来:“我说了,今天真没空陪你闹。”

他说得义正辞严,心里却早软得一塌糊涂。他这会儿挺怕小美人突然抬起头看他的,毕竟美色误人,大美人知道自己正当年,定力是真不太够。

真的,又娇又甜又缠又黏,大美人半点儿法子都没有。

不过还挺不错,小美人趴在沙发上,没有抬头。

大美人赶紧往门口走,看都不敢看他一眼,逃一样地边走边许诺:“明天一早就去游乐场,玩儿够了吃饭,吃完饭买家庭影院。”

小美人没理他。

直到大美人都把门打开了,小美人才轻飘飘地带着点笑意说:那我今天自己去了,哼。

6、

大美人还是低估了人类的本质是八卦这件事。

他一进到会议室内,便看到以先生为首那七七八八的高层们纷纷对着他笑起来。

“年轻就是好啊。”

“很行嘛后生仔。”

“看不出来呀。”

大家纷纷感叹。

最后先生总结性发言:“你办事可以嘛……但是不能高层会都迟到对不对。”言语间倒是调侃大于愠怒的。

大美人尴尬地点点头,暗自感谢自己平时晒日光浴美黑,这会儿就算脸红了也看不太出来。

7、

三把手和大美人年纪差不多,进到组织的时间也不算短,四舍五入一下,也可以算先生养大的。可惜业务能力不行,一直不上不下的。他平时就和大美人不对付,这会儿觉得机会来了,便一定要言语上占便宜。

“我不是说先生偏袒,但毕竟我们都是人,不是畜生,总靠着下半身也不太好吧?”

大美人挑了挑眉:“也是,毕竟有人下半身都靠不住……半身不遂呀?”

先生不太管这种事,觉得很无所谓。

大美人一句话怼回去了,就开始继续述职,有什么说什么。他之前帮先生拓展了一下东南亚的产业,这会儿刚好快到了收成的好时候,顺便轻描淡写地带了一句。

“您最近倒是可以找人去看看,”他说,“或者我再去一趟。”

三把手对此嗤之以鼻:“呵,你自己去?不知道还以为是你给自己搞了点副业。”

大美人笑了笑。他平时不笑的时候有点冷硬,也有点戾气,美则美矣,但总是叫人感受到些畏惧;可只要他笑起来,嘴边就会沉下去甜丝丝的酒窝,于是那些冷硬和戾气便烟消云散,寒冰化作了春水。

大美人很无所谓:“那要不然你问问先生嘛,你去我没意见啊。”

三把手继续挑刺:“你这是都要帮先生做决定了?”

大美人看着三把手跟自己面前蹬鼻子上脸,感慨果然自己肤浅,同样的事情三把手做出来他只想掏军刺,可家里养着那个再怎么蹬鼻子上脸他都觉得满心怜惜。

大美人笑着不说话。

先生还是比较担心哪天三把手真的横尸街头的,于是扣了扣桌面,说最近大美人在休假,三把手有空也想去就三把手去吧。

8、

先生留大美人吃饭,席间提点了几句。

“他人长得是不错……今天的话你也得当个警醒。”先生说:“总归来路不明的,难说是不是非奸即盗。”

大美人点点头,突然手机贴着大腿外侧震了一下。

他拿起来,看到是小美人发来的一张照片。小美人站在两只穿着玩偶服的巨大松鼠中间,举着个冰激凌。

大抵是骨架小的缘故,小美人平时多穿浅色衣服,渴望叫自己落在他人眼中,视觉上看着不至过于单薄。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越发干干净净地皎洁着。

先生喝了口汤,问他:“小朋友的信息?”

大美人点点头,把手机递给先生。

先生端详了片刻,似是想到了什么:“他来了也两年了吧?”

大美人说是。

手机又震了一下,先生低头扫了眼,笑着说小朋友还真是挺有一套。说着就把聊天界面给大美人看,只见上面赫然一行字。

——松鼠里面是个小帅哥,我晚上要和他回家了。

大美人:“……”

先生一副忆往昔青春的表情:“年轻真好啊……”

先生不等大美人说啥,继续维持着忆往昔青春的表情继续道:“他青春年少美丽活泼是很好,可你不能再说自己年轻了。”

大美人知道先生什么意思,点了点头说明白。

“别让他这种人牵着你走,”先生总结性发言,“不然你说到时候我在锅里碗里还是牢里坟里看到你都不太好。”

9、

大美人回家的时候小美人还没回来。只有嚼嚼蹲在客厅等他。

大美人脱下西装外套,挽起袖子给嚼嚼铲屎,铲完了又给嚼嚼拌了点蛋黄和鸡肉泥。

嚼嚼埋着头吃,大美人给自己煮了点速冻饺子。

夏日白天长,可就算这样,外面都已经大黑了。小美人还是没回来。

美人眯着眼睛挠了挠嚼嚼到下巴,狐狸崽子受用地将毛绒蓬松的大尾巴甩来甩去。

大美人看着狐狸,突然阴丽地笑起来;他摸着狐狸的脑袋,语气柔和:“你主人要是今晚不回来,你未来一周都能加餐了。”

他说着,冲着旁边的电子表投去视线。

十点三十七分。

大美人冷冷地弯着嘴角。

他想先生说得话总不会错,可但凡是人,总归是有些占有欲的。大美人习惯了什么都是他的,什么都在他掌心里的感觉;他当然不会叫小美人牵着走,可他也不想牵着小美人走。

如果小美人不主动走向他,那便这一生都不必再走。

他盘算着,想着,念着,手搁着裤子抚摸藏在笔挺面料下的三棱军刺。

当然,他想,肯定要用切的。

一下一下。

10、

电子表上面的显示变了一下,这会儿是日期天气和湿度。

大美人已经没怎么看着电子表了,可这会儿余光扫过,眼角猛地一跳。

六月二十二日。

六月二十二日,十点三十八分。

11、

先生的话犹在耳边。

大美人先是把车载音乐开到最大,可依旧盖不住先生的话;大美人便只好把车窗全部打开,夏夜里炎热的风“呼呼”地从他耳边刮过。

没办法,他看着眼前绵长笔直的高速公路有些心哀和心伤。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这无关对得住对不住,只是他爽约。

12、

游乐园有夜场却不通宵,十一点已经清场闭园。

大美人找了个地方泊车,绕着游乐园的外墙走了走,瞅准一处没有监控的地方轻轻松松翻了进去。他觉得自己这会儿有点像是偷偷翻进深宅大院的坏家伙,是要专门去坏好人家小姐清白的浪荡子。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十一点四十九分。

大美人迈开腿跑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心里却有点隐隐约约侥幸着自己猜错。他希望自己今晚无功而返,然后明天清晨便可以轻松愉快地收拾好家伙什,找到不知道从哪里晃出来的小美人和他身边随便什么人一了百了。

是了,狐狸也不能留着。做他们这行的,闲着没事干什么不好要养宠物。

他身上血债太多,睡觉闭眼尽是些冤魂厉鬼尚可安枕,毫不忌讳多添几笔,只当加些锦上花。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在空无一人的游乐园中疾跑,一边想要自己猜错,一边担心自己迟来。

多矛盾。

13、

大美人终于跑到了那个号称是本市地标建筑之一的巨大摩天轮前。

园内其他设施多是关闭了,大美人只能沿途靠着昏黄路灯勉强分辨方位;可这摩天轮依旧霓虹闪烁,周围明亮旖旎。

大美人就站在这一片明亮旖旎中,心沉到底,碰了深渊的边界,被岩浆包裹。

他看到干干净净地皎洁着的小美人,就站在摩天轮前面,手里抱着一堆各色糖果零食,举着一支比脸还大的粉色棉花糖心不在焉地吃。

小美人就站在那一片明亮旖旎中,干干净净,孤孤零零,如空中月,如天上星。

可惜,那晚恰好是个阴天,那晚的天空阴沉沉地蓝着、暗着,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他向着小美人快步走去。大美人之前跑得急切,西装外套早就脱下来挽在手里,衬衫扣子也解开了几颗;汗顺着他的发梢落进衣领里。他走到小美人跟前站定,低着头看着对方。小美人则一直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吃他的棉花糖。

大美人想,真是完蛋,他以前不亏欠跑友也不苛待情人,小美人哪一种都不算,哪一种都模棱两可,于是此时此刻便占尽亏欠苛待,让大美人心里若有似无地酸软着。

他过来得急匆匆,这会儿站在原地在身上摸来摸去。他最先摸到了家里的钥匙——他倒是不介意把房子送出去,可小美人都住了两年多了,这事儿显得未免太没诚意;大美人又摸到了枪,他刚摸到就赶紧把手收回来,他换位思考想想都知道小美人拿到了之后怕不是能直接给自己个一了百了。最后,大美人摸到了藏在小腿外侧绑着的军刺。

冷硬锋利,隔着外裤笔挺垂顺坠下来的面料,能摸到血槽纤长的走向。

大美人挽起裤脚,把军刺抽出来,递到小美人面前,有点干巴巴和刻意地解释道:“这玩意儿我用了挺长时间了……真的挺好用的,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

小美人歪着头看着他,笑了笑便抬手接过了那柄隐秘的凶器,他细白的手指笼着黑色的手柄,鲜明得很是艳丽。

他盯着军刺出神了片刻,便又复抬起眼,安静地看着大美人。

他一只手握着染血无数的军刺,一只手捏着又甜又软的棉花糖,好像捧着两个世界,而他正是唯一的交点。

他这个时候没有撒娇,也没有发嗲,脸上甚至那么平和、没有任何的欢欣或伤悲,可也就是这一瞬,他比之前任何一个时候都更叫大美人心动。

不是心哀,也不是心怜,只是心动,就只是心动;好像一簇小小的火焰轻盈地跳跃在血肉之上,又痛又痒地烧灼着。

可最终也只止步在心动。

大美人勉强笑一笑:“生日快乐。”

小美人掂了掂手里的军刺,没头没脑道:“接一下,我快抱不住了。”

大美人赶紧把他抱着的那堆花花绿绿的零食接过来。他碰到小美人的手腕,小美人在这个阴沉沉的夏夜里非但没有出汗,皮肤还冷冰冰的。

小美人又道:“吃棉花糖吗?”

大美人哪里有心思拒绝,赶紧低头咬了一口。

太甜了,齁嗓子。他咽下去那些又粘又甜的东西,想着小美人到底是怎么吃下去的。

“嗳……对了,”小美人眨眨眼,“你去年问我生日的时候,到底是想送我什么?”

14、

大美人不知道小美人哪儿来的那么精力记得这么些个乱七八糟无关紧要的事情。小美人简直可谓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算他再怎么肤白貌美大眼睛,又娇又嗲又无辜,大美人也给他闹得耐心温情一并消弭了。

可还没等大美人想好怎么发作,小美人又说:“算啦,看来我是没可能知道啦。”他这会儿语气已经轻松了,只是有一点点的遗憾,但更多的是释怀和无所谓。他随手把军刺插到腰后——看得大美人太阳穴一跳——小美人大概是经常把一些危险品往后腰收,他平日里总是冷兵器用的多些,身上刀具匕首细钢丝也多些,全都是不带鞘地直接往身上收。

大美人忍不住唠叨他:“你悠着点儿,别划着自己。”

“好啦,知道啦,”小美人这会儿已经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来亲亲热热地挽着大美人的手臂了,“你已经快像先生一样啦。”

大美人被他这么贴着,突然想到一件事,赶紧掏出手机;他一看时间就觉得有点不对,做他们这一行的时间大多掐得非常准,就好像脑子里面真的有个闹钟一样。

六月二十三日,零点十一分。

大美人觉得那种酸软感又重新回来了。

他看着笑得很是开心满足的小美人,犹豫了再三,却没问出来自己到底有没有赶在零点前对他说出那句“生日快乐”。

问了又如何呢?没问又如何呢。

他们往游乐场外走去。

15、

三年后。

大美人掂着手里的军刺摇了摇头。

组织里都说他隐忍不发,可终于发难,便是要命的。

先生对此还是觉得无所谓,反正现在小美人已经被提上来了,养这个饭不少吃活不多干的“三把手”也没什么意思。先生很会算账的。

大美人终于想起自己当年想送小美人什么了,他一直想送条珍珠串成的项链给小美人;他那个时候看着小美人在黑色的台面上辗转,满心溢出些奇异的情感。他想着玉石太冷,钻石太硬,总都不如珍珠皎洁圆润,那么可爱。

可惜。

他掂了掂手里的军刺,沉甸甸的,冷硬锋利,沾着些新鲜的血气。

可惜。他想。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