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黃金時代 08

沐宸坐在桌边,瞪大了眼睛,看着几盘菜半天才犹豫着开口:“这……都是你做的?”

鹿谨言垂着眼睛,头也不抬地反问:“不然呢?还是你做的?”

沐宸脾气好,被呛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宽容地笑了笑就打算去夹菜,不料筷子还没碰到半颗油菜,就被鹿谨言伸手反拿着筷子,在手背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严岳听力好,再加上竹筷敲打在皮肉上的声音的确不小,立刻停止了放空,看向鹿谨言。

鹿谨言却全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问题,甚至还哼了一声,放下筷子教育起沐宸来:“你怎么这么没规矩?去别人家做客,主人还没动筷子,客人就能动筷子了?什么年代了,Beta该没出息就是没出息,该缺家教就是缺家教。”

严岳:“……”

沐宸眨了好几下眼,表情有点懵,估计是正暗自消化着铺天盖地而来的信息量和突发状况。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严岳没有及时开口说话的缘故,鹿谨言更加来劲了:“你眨什么眼,你以为你自己很可爱吗?你眨掉了睫毛我也看不上你,别做梦了。你不知道我都标记严岳了吗?我不会对除了他之外的人动心的。哦对了,我这么说不代表我对他动心了,这只能说明我是一个很好的人,我自愿对被我标记的Omega负责。”

严岳有点儿心疼地看了一眼沐宸。其实沐宸长得很好看,光是在协会里,就有好几个Omega高层对他抛出过橄榄枝,甚至有Omega提出愿意为沐宸留下一个孩子。只不过好像沐宸的心思除了搞科研之外也不往别的地方用,就好像那些位高权重,并且能给予他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子嗣的Omega还不如远在别的星系的虫群更吸引他。

严岳又看了一眼鹿谨言——对方正把一块排骨往他碗里夹,转手还给他舀了一大勺胡萝卜羊肉在盘子里;发现严岳正在看自己,鹿谨言咧开了嘴,自以为很帅地朝着严岳挤了挤眼。

严岳:“……”

反倒是沐宸,此时像个发现了新的宜居星球的探险家,饶有兴致地放下筷子,单手支着下颌问鹿谨言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他说着,还刻意地在严岳肩膀上拍了拍:“是因为严岳……哦不对,我应该这么说:是因为你的Omega跟我关系更好吗?”

鹿谨言给严岳盛汤,还是那副要死不死的倒霉样子:“你幼稚不幼稚?我看上去像是那种会为了区区一个Omega吃醋的人吗?更何况他现在都被我标记了——他和你关系好?就算他和你关系好,有个蛋用。你一个Beta能标记他还是能保护他?他发情了你控制得了?他怀孕了肚子里的种能是你的?傻逼。”

沐宸:“哇哦——”

沐宸转向严岳,笑嘻嘻道:“你最近脾气好了这么多啊岳哥,这也忍得了?”

严岳面无表情地咬排骨,吃了口饭又喝了两勺汤才道:“你们俩聊得挺好的,继续。别管我。”

他话刚说完,鹿谨言也开始就着干煸豆角大口扒饭。一边吃,还一边喋喋不休,把嘴里的米饭豆角喷得到处都是:“你可闭嘴吧。你没发现严岳都烦你了吗?”

沐宸:“……”

沐宸用手肘捅了下严岳的腰肋:“岳哥,日子过得滋润哦。”他终于能低头吃饭,还不忘每吃一口都夸两句。可就算是这样,鹿谨言竟然也憋住了没再和他说话。于是沐宸慢慢也就跟着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吃饭。

他胃口作为一个成年男人来说算是正常,可跟严岳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沐宸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严岳起身去添饭,等严岳第四次离开座位的时候,他突然对鹿谨言说:“你不觉得严岳吃得多啊?”

严岳在厨房盛饭,他没关厨房门,餐桌上沐宸对鹿谨言说的话清清楚楚传到他耳朵里。他微微拧起了眉头,却也没有立刻出去打断沐宸。

过了两三秒钟,他听到鹿谨言恶声恶气道:“他吃你家大米了?他伙食费你给的?他靠你养着还是指望你了?我瞅着你吃的萝卜也不是咸的啊。”

“嗨,我不是这个意思。”沐宸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嬉皮笑脸:“我是说,你不觉他饭量不正常啊?你就不好奇?也不害怕他吃坏了肚子?”

鹿谨言哼了一声:“我认得医院,也知道急救电话是多少。再说他这么大一个人,还能被活活撑死?还有啊,他吃多少也就那么个身板。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胳膊腿儿细得像树杈子,恨不得一撅就断,肚子倒他妈像个葫芦。”

沐宸被几次三番地呛了,也依旧不生气,还是那个语气:“他是什么身份你知不知道啊?‘瞭望者’听过没?他应该和你讲过吧。”

“我管他是谁,”鹿谨言毫不犹豫地接口,连想都不想,“他现在已经被我标记了,他就是我的Omega。他什么身份和我有什么关系?无论他是谁……”他的语气低了几分,此时听来,竟然有那么点儿叫人悸动的深情。“无论他是谁,到底什么身份,经历过什么,遇到过什么,是什么——”鹿谨言说:“我都肯定是要照顾好他、保护好他的。我标记过他,他是我的Omega,你们这些Beta不会懂的。自然法则早就决定了Alpha应该对自己的Omega负责,就应该给Omega最好的,无论什么。”

沐宸没有再说话。

严岳站在厨房里,端着盛好了饭的碗,垂着眼睛瞥了一眼还剩下些米饭的电饭煲。

好像鹿谨言第一次做饭的时候,焖的米饭加起来也就不过比现在这些要再多一点。

在生育中心里带着鹿谨言做体检的时候,他看过对方的体检单子。鹿谨言今年二十二岁,无论生理上还是年龄上来说,都还年轻,勉强算一算的话,还在长身体的尾巴上。可偏偏鹿谨言吃的并不多,他一顿就吃大半碗饭,不说别的,就算是沐宸饭量都比他大。严岳注意过他,觉得他真实饭量应该不止这样,只是每顿都很节制地吃七八成饱而已。

鹿谨言大多数时候,骄横自大,不可一世,但是在某些事情和细节上,又能体现出一些堪称美德的自制和包容来。

第一次做饭,鹿谨言推己及人,一共就焖了那么一点米饭。大概在Alpha的心里,严岳比他矮,吃的就应该比他少,再加上严岳一把年纪了,理应开始养生,也就吃个半饱。

于是那次吃完饭,严岳又去煮了三包方便面。

鹿谨言一直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转,看到他煮面也没说什么。只是把严岳从厨房里赶出去,自己烧水煮面,末了端出来的时候,还在上面放了一个半熟的荷包蛋。就好像那个著名的“关门开窗”理论一样,鹿谨言这张嘴虽然实打实地讨人厌,可鹿谨言做饭却是真的好吃——具体表现在“鹿谨言煮方便面都比严岳煮的好吃”这件事上来。

再后来,鹿谨言每次做饭,都是一大锅,菜也从每次都多添一两道。

严岳说不太清自己现在的心情,想来想去,最后只能用“微妙”随便概括一下。

他端着饭走出去,坐下默默吃起来。中间两个肉菜有点凉了,鹿谨言端着它们回去热了热。

“我觉得这人有点儿意思,”沐宸抽空跟他说,“刚才我跟他说话你肯定也听到了。我觉得不太像是专门过来阴你的。不然你说就这情商和这脑子……也说不过去啊不是。”

严岳点了点头,看着汤里浮着的一小段一小段黄澄澄的油条出神。

沐宸又说:“当然,也不排除他知道你听得见,故意说给你听。毕竟委员会想做什么事情,尤其在瞭望者和‘盘古之心’方面……无所不用其极。”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嘲讽的意思,可也不全是。“但毕竟……很多事没办法。”

“嗯。”

“唉,你也别老是这么丧兮兮的,万一真是天降好运砸在你头上了呢?”沐宸拍了拍严岳的肩膀:“虽然这条小种狗嘴巴讨人厌,但是做的东西好吃,目前看来还知道护着你。而且他那套理论倒是真的新鲜。‘Alpha应该对Omega负责’,这角度真新颖,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他看问题的角度的确和我们都不太一样,我突然有个想法……但是太荒诞了。”

严岳眯起眼睛,看了一眼紧闭的厨房门——鹿谨言每次做饭都关门,因为还要把抽油烟机开到最大,所以必须得挂锁。他脑子里飞快地闪过遇到鹿谨言之后的种种,一些细节在他的脑子里略过去。严岳略略垂下眼:“我也有个想法。我觉得我们想的差不多。”

“对……差不多五年前,就是你回来那会儿,有一批Alpha被投放进各地的生育中心。但这些Alpha不太一样,他们来自于‘第二次接触’时期。据说全部是一些重罪战犯。但当时考虑到社会影响和资源问题,为了避免‘浪费’,没有处以极刑,只是把他们全部冷冻起来了。可能是为了等到时局稳定、天下太平了再处刑,也可能是为了别的安排。”沐宸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平板电脑给严岳看,用自己的权限找了几段资料出来。“但只是有这么个说法,况且投放进生育中心么,无非就是为了配种;那你说这种事儿谁还考虑之前是不是活该上电椅靶场毒气室的死囚?那些‘蜂后’根本不关心这些事儿,协会更不可能把这些事儿说出去。于是这一批当时的资料也根本没进入系统备份——就是说,就算现在做饭的那个有过通敌的混账事,咱们也不知道。但好在现在已经到了和平年代,就算他是,现在已经在你身边了,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严岳喝完了一碗汤,放下汤碗,用餐巾纸擦了擦嘴。沐宸的话叫他感觉很不舒服,严岳无法面对这种过于理想的乐观。男人摇了摇头:“别的先不说,至少‘和平年代’……你不该对一个瞭望者说这些,我见过它们,那些领主……它们虎视眈眈,一直没有放弃过。”严岳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打,形成非常零散的节拍。他告诉沐宸:“我今天早上做了个梦,梦到我服役的星球,我梦到了一只暴掠兽。我和你讲过它,那是一只……几乎已经不能算是暴掠兽的怪物,它追杀我,我连反抗和回击的余地都没有。我们就那么……猫捉老鼠一样,从一颗星球的一面跑向另一面;而驱使它玩这场狩猎游戏的家伙,那个领主,始终看着。沐宸,我梦到那些事,我有不好的预感。”

沐宸叹了口气,眼神里流露出抱歉,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这样。放轻松点。战争早就结束在上个时代了,你也已经离开那个地狱了。现在就是安逸得不能再安逸的时候,不会有事的——那些虫子追不过来的。”他正说着,手机却突然响起来。沐宸无奈笑了笑:“我先接个电话,委员会的。不知道这会儿又闹什么妖呢。”

沐宸恋恋不舍地又往嘴里塞了一筷子米饭才恋恋不舍地拿着电话去阳台接。严岳坐在餐桌边,不动声色地听着他“嗯”、“好”的声音慢慢变得严肃起来,心头上一直萦绕着的不安和不适便跟着加剧。

过了一会儿,鹿谨言也热好了菜从厨房出来了。Alpha从不用微波炉之类的东西加热半冷的饭菜,总是不嫌烦不怕累地重新下锅再炒一遍,有时还会再加点儿别的——这次也一样,胡萝卜炖羊肉端过来的时候,还洒了一把青翠的香菜。他把两个盘子放在严岳跟前,问道:“我把剩下的饭都盛出来给你吧?”

严岳点点头,把空碗给他。

那边沐宸打完了电话,阴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他一贯温柔和煦,极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于是严岳也跟着在椅子上动了动,坐直了,心慢慢地沉下去,又凉又湿地坠着。

沐宸看了一会儿严岳,就好像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花儿出来一样。他眨了眨眼,突然苦笑:“唉,我说岳哥你这人怎么一直这样——就你那乌鸦嘴,我真是……”他摇着头,抬手在眉心捏来捏去好一会儿:“我有个事儿得跟你说。”

他这副样子顿时让严岳觉得后背有点发冷,下意识地抵触:“别。你别说,你什么都别说——你吃完了是吧?吃完了就赶紧走。该干嘛干嘛去。”他的自我保护机制开始运行,一秒钟都不想再和沐宸多呆,一句话都不想再听沐宸多说。他现在就想赶紧吃完饭,然后躲回卧室里盖着被子蒙着脸,假装自己还在过安逸而普通的正常人生活。

可偏偏鹿谨言就在这个时候端着饭走出来了。青年径自走到桌子边坐下,把碗推到严岳跟前:“快吃。你怕啥啊?他不是要说话吗?对,就你——那个Beta——你打算说啥啊?”

难以抑制的恶心和阴冷感包裹着严岳。他手指微微发抖,背后全是冷汗。严岳抿着嘴唇,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往外挤:“你他妈给我闭嘴。”又指了指沐宸:“你给我滚。现在、立刻、马上——从我家滚出去。别他妈和别人说见过我。”

沐宸没有滚。

鹿谨言当然也没打算闭嘴,只不过他还没继续说话,严岳的手机也响了。那声音和他平时的手机铃声完全不一样,是尖锐的、刺耳的,是比防空警报还叫人警醒的声音。

严岳只觉得自己的腰一软,便往后靠在了椅子上。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大腿内侧紧紧地崩了起来,小腿肚子却在发抖。这样子实在是不成器也不体面,尤其不该出现在他这种人身上。

电话一直响,直到三分钟后自动挂断。

严岳叹了口气,低下头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手心。

他听到沐宸的声音,又陌生,又僵硬,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全是杂音,听不真切。

“就在刚才,三十三名在役瞭望者,由于携带的炸弹引爆——全部失联。”

TBC

发布者:飲桑醉柳

小事招魂丨大事挖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